中国DOTA及第一豪门 3000万中渐渐迷失

502万美元的奖金带来了荣耀,带来了收获,带来了现实生活的迷失。其实电竞行业成绩和收入是成正比的,因此这也是改变一切的关键。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光环还在闪耀时,业内就迎来了退役潮。走的人够建两支队伍了。对团队项目而言,高奖金赛事将会摧毁这个行业。俱乐部给队员的身价远低于奖金,这让俱乐部失去话语权,对项目管理是毁灭性打击。有些老板和选手私交很好,导致加薪等俱乐部事务,经理被通知。管理层被架空,选手的要求无限被满足,这对整个行业是伤害。记者问你支不支持我打电竞,你就说,支持。陈智豪用粤语告诉听不太懂普通话的母亲,记者席上,听懂粤语的人会心一笑。8月1日晚,上海某酒吧正在举行中国Newbee战队获得第四届DOTA2 (预订)西雅图国际邀请赛(以下简称TI4)冠军庆功宴。24岁的陈智豪在五个队员中年龄最小。他的母亲、奶奶、外婆被主办方特意邀请到了现场。在镜头前,母亲一再表示:我们全家都支持他打电竞!可事实上,陈智豪小时候没少为打游戏挨揍,其他战队成员在落魄之时,也都面临外界的天问:打游戏能当饭吃吗?502万美元!创下吉尼斯世界纪录的冠军奖金似乎理直气壮地作了回答。电竞玩家们渴望已久的一切,媒体关注,社会认同,家人支持,也都有了,还将包括买房。只是,电竞的春天来了吗?这个游戏被中国人承包了队长张宁回忆夺冠的一幕,感觉脑子有点发木。2014年7月21日,美国西雅图钥匙球馆。曾经的NBA超音速球队主场地。这一天,比赛仍是5人对5人,只不过鼠标键盘取代了篮球。主宰赛场的也不再是加里佩顿或者雷阿伦,而是Newbee战队和VG战队,两支战队,10个年轻人,都来自中国。比赛以五局三胜决定巨奖归属。到了第四局,Newbee战队2比1领先,VG战队打出了GG。这是英文Good Game缩写,出现在电竞屏幕上,等同于拳台上抛出白毛巾。冠军:Newbee。队长张宁和年龄最大的队员王蛟拥抱在了一起,顶着一头非主流金发的陈智豪欢呼雀跃,王兆辉淡定地点了点鼠标,酷酷的张盼举起右手,对着眼前的显示器开了一枪。在对战室外面,迎接他们的是整个球场的欢呼。这是属于Newbee的荣耀一刻,也是属于中国电竞的。在此前一天,VG战队顽强地淘汰了美国本土的EG战队,提前将冠亚军锁定给了中国。知名电竞解说员董灿在微博上说:我们要让全世界知道,这个赛场,被我们中国承包了!此次TI4上,中国人占据了八强的五席,四强的三席,拿到近八成总奖金。如此强势对抗整个世界,也就曾经的乒羽项目能做到。中国人的表现,甚至引发了国外爱好者的不满。他们在论坛上发帖,希望主办方限制中国的参赛名额,因为有中国队的比赛实在太难看。某种程度上,这是公允之论。电竞圈的共识是,相比国外队,中国队缺乏天马行空的想象力,战术单一,绝少灵光乍现的时刻。这就好比足球中沉闷的功利足球,没有贝利式的过人和马拉多纳式的进球。Newbee为何能取得胜利,俱乐部经理佟鑫一语道破:其实就是题海战术,练得多。队员们每天下午一两点开始训练,一直练到深夜两三点才睡觉。十几个小时下来,真是对着电脑都想吐。王兆辉说。同样出自中国的亚军VG战队也这样做。但该俱乐部经理陆文俊(微博)坦言,即使是把训练当做解题,中国队员仍缺乏想象力,中国战队只要知道怎么解这道题就可以了,但韩国人会想,为什么这么解,有没有其他的解法?有几次中国队比赛,沉闷的节奏甚至让解说员在直播中无话可说。但正如人们对功利足球的理解,他们又对此表示理解。我觉得职业选手打比赛,就是要赢。解说员陈尧(微博)在直播时旗帜鲜明地说。他曾是iG战队夺得TI2冠军的参赛成员。TI从2011年开始主办,首届冠军奖金就是业界最高的百万美元,今年的TI4冠军奖金更超过了澳网的单打冠军奖金。可以说,所有的DOTA2战队,全年目标只为了一个TI。资深电竞人裴乐说。对于电竞玩家而言,这是一场不容有失的战争:赢下来,他们就是百万精英。董灿在直播时也直言不讳:不能让选手的青春为了你的观赏性埋单。